其實我最鍾意畫畫 2012-05-10

但新認識的朋友應該都不知道,大概都以為我很愛攝影,很愛美女,很愛工作。從來都是,最喜歡的,是畫畫。是日和一位朋友就聊起自己的興趣,不把興趣作為職業,爲了想保持興趣的純粹性,純粹性比很多東西都重要。

最近生活似乎失重,追究到暫停了一年命365這個周記,因為不開心的日子不想記錄,一旦不開心的日子多了,不拍照、不寫字我就可以大致忘記了該事的細節還有情節與時間的聯繫性,於是有些東西就慢慢可以淡忘。但一旦長時間不記錄,就真的很多東西都淡忘了,包括開心的、經驗的。或者有人說深刻的怎樣都難忘,哈哈哈。是沒有見識過可以把日夜相處的同事的名字都忘記的我才下了這個普世定義。我的記性真的很差,差得似是病癥,又或是性格缺憾,誰知道。對了,說回生活失重的問題,是一個新階段,忙+茫+盲=正在面對的階段,然後就是要去經歷、克服,這就是這年紀要面對的東西。但希望能順利經歷這一切的情況下保持畫畫,這是我最想要的狀態!

女兒說我寫的東西很意識流,她看不懂,的確直接把腦里的文字釋放出來不太修飾或組織就是這樣純天然地意識流,找天我們暢聊吧,這樣容易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並非文字工作者,而blog變成釋放情緒的地方,越來越確信不太多人認真看字的原因所以更加放肆文字。

畫中人也是街拍對象,談吐很好玩,為人很害羞。調色盤是形上文藝公社買的香座,買回來就是爲了點香薰香和當調色盤,一物二用!調色盤上只有三色水彩顏料:朱紅、普藍、土黃,再加墨汁,所有顏色都是這樣調出來。那疑似紙巾的物體是大學時期留下的產物,由很多紙巾吸取茶之後重疊在一起的東西,解釋不清楚摸一摸就明白,用來吸水。茶杯係洗筆和稀釋用。希望陸續會出現更多有趣的人~畫畫畫!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