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Taste in man 2015-03-31

Come back to me a while

Change your style again

Come back to me a while

Change your taste in men

準備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好在聽Placebo的歌,總覺得在聽好聽的歌的時候要吸上一口大X,讓所有的音階浮動在你周圍,才是對好音樂的尊重。

當然說是這樣說,可我也還只是每天只會很慫抽煙的人。

謝謝方生給我一個吐流水賬的機會,因為我真的有很多廢話說。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我上輩子應該是隻狗。

 

對住喜歡的人我永遠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幻想他是身上什麼味道。

 

男友永遠只有“三個”,兩個前男友與一個現男友,這是對一個人的感情最好的總結。

 

在我還沒有開始交男友的年紀,很喜歡同班的一個男生,我已經記不清他的相貌,只記得當時每天經過他身邊都可以聞到很乾淨舒適的洗衣液的味道。

那時我坐在他的後面,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等著窗外吹來一陣風,把他的身上的味道帶給我,然後我就會大吸一口氣。然後心狂跳很久。

 

 

我第一任男友,叫他W好了。我記得他會用寶格麗一款很舊很舊的男稥,每次和他待在一起我都會很喜歡把頭靠在他的肩膀,因為這樣我呼吸的空氣是混雜了他的味道。

他也是我唯一一任會抽煙的男友,每次W抽完煙的時候很喜歡輕輕的親我一下,我的高度正好到他的肩膀,我閉著眼的時候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和嘴裡淡淡的煙草味混雜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好像都可以感受到當時臉紅窒息的感覺。

直到後來我們分開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很悲傷。

我一個人走去商場,買回了那隻香水。

噴滿了我整個房間,然後感覺他好像從來沒離開過。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快兩年,我遇到了L。他是一個處女座男生,我見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覺心跳得很快。

我很喜歡他,但我很擔心他是gay,直到他告訴我他也很喜歡我。

我還記得在歡樂海岸的一個晚上他拉著我很久,反復告訴我,雖然我們都不會愛人,但也要學會試著去愛人阿。

那晚CWB正好有爵士樂隊駐場,有很多觀眾走上去跳舞,我只喝了一杯White wine就意外的頭暈到不行。

後面的事情我已經記不清,我只記得那是他第一次抱我。

我可以很近的呼吸到他身上的味道。很清,很乾淨,沒有煙草味也沒有香味。但就是很舒服,

會讓人不想離開。

後面一起的時候,我都很喜歡每次離別時,他會用力的擁抱我。

他身上的味道就會穿過我的身體,讓我足夠期待到下次和他見面。

 

 

 

 

之前兩任男友都已經分開很久了,在我單身快兩年的時候,我遇到了現在的男友。

叫他S好了。

S是我在看演出時認識的,是朋友的朋友,當時我并不認識。

一開始的大半年都不太熟,我只知道他是一個玩樂隊的醫生,覺得有些好笑又有點酷。

我沒有想過我會和他在一起。

可是這個世界沒有絕對。

他不抽煙,也不用香水,身上一點特殊氣味都沒有,甚至連醫院的味道也沒有。

我想抓住一點點特別的感覺,我都找不到。

但我還是覺得和他待在一起很舒服。

喜歡和一個人待在一起,應該就是對他最高的評價了吧。

我應該是沒有能力去拍一個同城拖的,不遠的異地對我來說感覺是剛剛好。

寂寞是最美好的。

一個人走在街上聞到一陣熟悉的味道讓你去懷念起一個人,

也是美好的。

夏日的夜晚感覺好漫長。

 

婧 ig:@hejingli

1条评论
Categories: 借宿一宵

沙墨綠:喝喝喝! 2015-03-27

“借宿一宿這個名字好酷耶。”嘴上是這樣說的。

“人家以為妳要約我放炮咧。”心裡是這樣想的。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偏偏恰逢姨媽探親第二天,只好開罐檸檬茶,還要是不冰的。催我交稿的方進一卻在邊喝酒邊等稿,想想就覺得自己委屈。於是開始向主默禱,祈求一具只遺精不流血的身體。有一天,走在街上的每個人手裏拿的不是礦泉水,不是檸檬茶,不是鮮牛奶,也不是冰可樂,而是威士忌,光想想都覺得身體收縮,高潮了。

 

《紅樓夢》只看過一遍,是在十五歲某個住在香港沒朋友的暑假。足足一百二十回,想得出當時宅的孤單程度。只記得夏日裡穿條內褲,手裡捧著書,躺在綠紋大理石窗台上雙腿的冰涼感。還有賈寶玉說,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現在看來,其實男人,女人,都應該是泥做的,肉體都是一片乾涸的土地,靈魂也是乾癟而荒蕪的。有了酒精,我們才化成水做的。身體變成一片的汪洋,血液如同海浪般,心臟啊、胃啊、肝啊、像魚一樣自由地浮游著。曾經被埋在深海泥底,藏在礁石背後的欲望,漸漸浮出水面。此時我們才能遇見另一個非具象卻是更加真實的自己,弗洛伊德所說的那個本我。當欲望越多越深,越無法滿足的時候,我們的靈魂越是飽滿而多汁。就像剛從樹上剛摘下來的檸檬,新鮮又清香。那些假扮無欲無求不敢袒露自己欲望的人,是沒有靈魂的,是只有引擎的發動機,是一個性冷淡的愛侶,猶如是抱在懷裡的人偶玩具。

 

每一次喝到跪在洗手間捧著馬桶嘔吐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人一出生就用酒精代替水成為生命來源的一部分,我們的身體機能大概就能完全適應、依賴甚至離不開酒精,最後導致身體產生某種變異(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遜色的扣喉到感覺沒有明天)。但最後產生的那些變化會是什麼呢,我們會變得更美嗎,乳房會更圓潤嗎,還是勃起的時間能夠更持久。對外物所輸入的情感是放大了,還是更易忽視。無人知曉。將酒精灌入吊瓶像打針一樣一點點輸入血管,距離上帝又需要多少毫升。身體是神創造的美好禮物,不該被拿來敗壞做實驗,但生命本身就是一場大實驗。夏娃偷食了蘋果,註定人要用智慧折磨自己一生。他們說好奇心害死貓。我想講,缺乏想像力真的會害死人。

 

回到現實,這裡不是Casablanca的酒吧,你不會在回眸的瞬間遇見令你一生難忘的Ilsa。你也不是007,在吧台點一杯Dry Martin就能遇見穿著緊身衣的邦女郎。可是我們還是要喝,一定要繼續喝。如果你問我那些點一杯Mojito喝一個晚上的女生在想什麼,我想我也難以回答。合上《月亮和六便士》後,我想就是這樣啊。清醒是生活无足輕重的一部分,我只懂得酒精。這是正常的,健康的。清醒是一種病態。

 

《天黑以後》在阿爾法城裡工作的蟋蟀告訴瑪麗,人這東西是以記憶為燃料活著的。主耶穌告訴信徒,愛是無條件的、獻身的。那麼愛上某個人或某件物,就等同主動把自己的腦袋獻上對方的手術台,任意對方通過某些手段將自己植入進你大腦皮層的每一寸皺摺裡。原本完整獨立並且活生生的自己在那一刻宣告死亡,而腦海裡保存有關於對方的記憶又作為燃料讓妳重獲新生。愛是死亡的、復活的。為甚麼要突然跳tone談到愛?因為愛就是酒精。我無法想像自己跟一個不愛喝酒的人在一起。好笑的是我和前男友竟也是在pub一見鍾情這種爛梗在一起。愛,就是妳像愛喝酒一樣愛和我做愛。那愛情呢,是我們結婚生子過一輩子。不要相信愛情,要相信愛。

 

說了這麼多,越說越想口渴。從放寒假開始到從斯里蘭卡回來期間,我斷斷續續地反覆生病。感染,吃藥好了,又感染。飛的前一晚還睡在急診室吊點滴,要感謝轟了個爛趴,結果還喝到被朋友抬回酒店。醫院變成我另一個溫暖的家。頂著非正常人的脆弱體質,經過一輪懺悔和戒酒後,我依舊想說,不要信妳爸妳媽妳醫生告的話,信妳自己的身體,妳在渴望它。

 

沙墨綠 微博:http://weibo.com/u/1782423613

没有评论
Categories: 借宿一宵

陳海喬:后博客時代 2014-08-18

当方老师找我参与他的“借宿一宵”时,其实我很意外,同时也有点受宠若惊。
毕竟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过一些较为内心戏的深入交谈,暂时只是数次合作数次碰头或是宵夜或是活动的N面之缘。
但也许是有着一种关于博客或是文字或是照片的情怀牵引着吧,恩,我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老实说,在提出和我“借宿一宵”之时,我在那一瞬间还担心过“什么?他来我家还是我去他家?”。
原谅我的无知,原来这是一个具有相互影响意义的有趣概念。得益于我的拖延症旧患,辗转反侧之后才开始着手啰嗦写点什么。自问文笔不好,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陈海乔,主修服装设计,少时与友人组成团队并创立了男装品牌以及店铺平台,爱好摄影,热爱生活,同时也有着自己的跑步团队。

既然没有限定题材畅所欲言,那我们就先来聊聊方老师好了。
大概和很多人一样,方进一这个名字进入自己的视线应该是从P1开始。初次见面应该是在我作为被拍对象的情况下匆匆结束,随后也有数次碰见,但正式相识大概要数某次专题活动的合作。腼腆、诚实、有礼、有内容,大概就是这样让人舒适的第一印象(而导致形象破灭的绝对是那几张喝醉被画满全身的照片哈哈哈哈)。

在某次接触到“方进一宅”这个Blog的时候,正值自己已经不怎么打理Blog的状态,内心不禁会感叹“还会有人这么勤奋的Update自己的Blog,这个人真Oldschool,我喜欢!”。下意识地不断点击Previous,除了众多的街拍照片以外,不时出现几篇述说观点或是吐槽生活的文章,这样简单真挚的情感不禁让我想起自己多久没有关注自己的生活了。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的生活被铺天盖地的微博微信状态资讯占领着,应接不暇的笑点泪点爆点,似乎我们就是为别人而活着,个人主页就是一块面子,是好是坏这就是你,谁愿意让自己输给别人呢?应接不暇的自拍吃前拍转发有奖不转会死段子GIF买家秀代购软文硬广干货湿货充斥着让人眼花的版面。

将情感寄托于照片中,这是不善言辞的我一直想要的。习惯了胶片拍摄的漫长等待,在某次按下快门后想立刻分享的时候却出现了强烈的无力感。那一刻引起了自己的反思,等待胶片冲扫后看着照片,拍摄那刻的所思所想早已烟消云散,于是下定决心转回数码机型。正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