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訪問關於自己:感謝@OliveShoppe买手店 2013-08-17

GET TO KNOW: YOT FONG, CHINA’S STREET STYLE PHOTOGRAPHER

We’re all familiar with street fashion photographers in the West, but in the East is a rising young photographer called Yot Fong. Based in Shenzhen, he captures images focused around the Pearl River Delta with his favorites shooting locations being in Hong Kong and Guangzhou area. It’s interesting to see the contrast between street style from the East and West. Also what’s unique to Yot’s blog is that it’s not revolved around fashion weeks, which a lot of blogs in the West tend to focus more on. Through Yot’s lens, we get to catch a glimpse of what people really wear on the street in their daily lives, whereas during Fashion Week sometimes it feels like people are putting on a show, with the hope of getting captured by famous street style photographers.

OS: How did you get started into street photography?

YF: I majored in Graphic Design and also studied Photography in school. I hoped to become a graphic designer one day but one day by chance I saw a position opening for a street fashion photographer for a popular street fashion site in China. So I took the position, happy to even have a job at all while still in college, and then become a graphic designer after graduating, but as a result, I’m now a full-time photographer.

OS:  How do you pick your subjects? Is it necessarily by the way they dress, or is there some other factor that catches your eyes?

YF: Usually by multiple standards. Of course if their style catches my eye, I’ll want to take their photograph, but after taking so many photos and meeting different types of people, I found the best photos are always of people whom have a special disposition about them and the way that they carry themselves, not necessarily always by being the best dressed or most
fashionable. 

OS: Where’s your favorite place to take photos?


YF: OCT Loft in Shenzhen, Central district in Hong Kong, and “Jian-She Sixth Road” in Guanzhou.

OS: What are your favorite subjects to take?

YF: People with character and charisma.

OS: Do you have a theme in mind when you’re walking around shooting?


YF: It’s hard to have a theme because you never know who you’ll run into on the streets. What I’ll pay a lot of attention to though is the street I’m walking on itself: the lighting, the background, and what position I can shoot from to best translate my vision through my photos. So when I meet an interesting subject, I can sort of rewind in my head what locations best fit their way of dress.

OS: When we talked a while ago, you mentioned that a visit to Tibet changed your life; how so? Has it had
any influence on your photography when you came back?


YF: During my trip to Tibet, I didn’t have work on my mind at all. But strangely after I came back, I became more focused and passionate about photography. It’s like I had an epiphany and that street style photography is my destiny.

OS: Do you have any photographers that you look up to?

YF: Scott Schuman, Bill Cunningham, Youngjun Koo, and Søren Jepsen.

OS: People very much look up to street style now for fashion inspiration whereas in the past mostly only fashion magazines could provide us with this sort of content. How do you think this type of shift will influence magazines or street photography in the future?

YF: Street fashion photographers are getting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from magazines now. I think the
cooperation opportunities between the two have a lot of potential that could benefit both parties. For fashion magazines, they’ll have more unique content and on the other hand for street style photographers, magazines will provide a big platform for them to be seen by a broader audience.

OS: Do you think you’ll still be doing be doing street photography in 10yrs time?

YF: It’s hard to say! I’m so passionate about street photography, like I was passionate about street graffiti a few years back. When a friend of mine asked me back then how long I’ll be a graffiti artist for, I said for a lifetime! But in the past two years, I’ve only done it once…

OS: What equipment do you use?

YF: Camera: canon6D, lens: sigma 50mm f1.4

OS: Do you have any tips for budding street photographers?

YF: Get to know brands and trends and of course take lots and lots of photos. Practice is the only way to get better!

All images are the property of Yot Fong.  Visit Yot Fong’s blog here.

Follow Yot on Instagram.

via.http://www.theoliveshoppe.com/blog/

 

-----------------------自言自語分界線------------------------

關於我的街拍,全部在方進一拍都可以看到,於是就只轉載非街拍類照片,基本上都是用理光GRD4拍攝,發佈在http://yotlj.lofter.com/

ps:需要中文版么?

ps2:關於街拍時是否會事先設定主題的問題,我想起我會有時為某個街景很喜歡,於是很執著于要在這個位置這個角度一定要拍到一個適合的人,通常心想則靈。

没有评论

轉載街拍blog:THE LOCALS 2013-06-27

這是一個哥本哈根的街拍blog,攝影師Søren Jepsen的風格我頗喜歡。平實、舒服、眼光不俗、耐看、不乏細節精巧。自己認為的街拍是需要有以上條件,他都做到。

喜歡的話請進入http://thelocals.dk/ 看吧~哥本哈根最近天氣都是13°~18°,這氣溫街拍一流!

 

是日有人問:“點解D靚女會肯俾你影嘅?”

我第一反應是,“點解要唔俾我影?”這並不是因為我是誰,是我的出發點不是壞,是出於欣賞、出於興趣。當然會有人拒絕,原因可能是不方便拍、我拍的不夠好、不喜歡我、我不帥、不想拍、不喜歡被拍(喜歡自拍),理由多到爆。但我遇到願意拍的是多於不願拍的,這點還是令我感覺挺正面,感覺這件我感興趣的事是可以發展下去的。離職之後上街街拍的我感覺輕鬆了很多,是有種無業遊民遊街無顧慮地自由自在地拍攝。當然目前沒有收入的日子還是不能持續太久,哈哈哈。但街拍是要持續的繼續的,這是毫無疑問的。

没有评论
Categories: 轉文圖載

轉載自陳強blog:20110304 第一稿:音樂癲青黃家正 2011-03-05

http://chankeung.wordpress.com/2011/03/04/20110304-%E7%AC%AC%E4%B8%80%E7%A8%BF%EF%BC%9A%E9%9F%B3%E6%A8%82%E7%99%B2%E9%9D%92%E9%BB%83%E5%AE%B6%E6%AD%A3/

我把自己寫書的過程網上直播,當我完成了什麼稿件,我也會盡量放「初稿」或者「部份內容」出來,讓大家見證我如何在百忙中完成我想寫的書。

《你睇我唔到》是我節目的訪問結集。好像很吃力的又完成了一篇「初稿」,一寫又是三千字,寫完了就放在這裡給大家分享一下。完成了這個「第一稿」,我除了會再做較對及改寫之類,還會安排文中的主角也寫一篇放在我書內。他是我最怕找不上的人,雖然偶然有在Facebook中對話(最近一次是因為談《翻牆到上海》),但他神龍見首不見尾,希望他能抽空給我寫個感想放在書內吧!


鄭金鈴及黃家正,攝於2010年頭了。

————————————————————

音樂天才癲青黃家正
「我享受孤獨的時候,因為我不用做戲。」
2009年12月23日《你睇我唔到》

————————————————————

這個90年出生的黃家正,是我訪問過的人當中,最「麻煩」最「惡搞」的。

「麻煩」在於,黃家正有他自己的處事方式,而是很少人理解的;他有自己的話要說,你不能塞任何說話進他的口。要是曲解了半分他要表達的,他就用十倍時間來澄清……「惡搞」在於,他也很有情緒。要是你跟他搭不上嘴,他不喜歡你,他覺得說話不舒服,我肯定他會拂袖而去。可是,正正是他「麻煩」和「惡搞」,他才那麼的有趣呀!我覺得真正的天才嘛,總要有點「常人不可理喻」才可理喻的。

又因為黃家正在我節目中,說話一段一段的,左談談東說說上講講後論論……而且沒有連續的關聯,所以,我決定只寫我和他對談的一些片段,而不是完整的訪問。其實,認識一個人有時就是零零碎碎。而在我面前的還要是個天才呀!怎麼能以正常手法處理?

黃家正,七歲開始學古典音樂,十一歲已經周遊列國去表演。紀錄片《音樂人生》就拍了不少他十一歲時去捷克表演鋼琴獨奏及協奏的畫面,那時的他樣子還是個豆丁,可是腦袋裝著的是哲學家的思想。還記得紀錄片中,家正坐著低頭沉思,像陷入人生最大的苦難,問起來:「其實人生為了什麼?……為什麼我的手指可以動起來?……為何我能彈奏鋼琴?……」他的眼淚就由眼眶中滾動下來。

這一幕,就是我對家正最深的印象。我就是在戲院內,看著這一幕,隔著銀幕坐在他身旁邊,和他一起流淚。我想十一歲的他哭出來,是因為悲從中來。他瞬間看破了人生,活著很有意義也毫無意義,好像世界上沒有人明白自己,他覺得自己很孤獨……

談孤獨
「家正,你最近幹什麼?」
「最近三個月,有9成以上的時間,我都是獨處的(Alone)。」
「為何你要獨處呢?」
「因為只有獨處的時候,我不用演戲(Act)。」
「你平時為何要演戲呢?」
「當然了。即使剛才我和最熟絡的朋友吃飯,我在吃飯的過程,我察覺到我說話的口氣,我的用字……都不是平常真正的我!我才發現,我在演戲。」
「那麼獨處有益嗎?」
「當我獨處時,我不斷觀察,我也發現很多東西。也只有那個時候,我對自己最真誠。」
「誰人最應該把自己和別人分開呢?」
「我覺得每一位藝術家,每一個音樂家,每一天都應該有獨處的時候,讓自己和自己真誠相見。」

談學習
「家正,你覺得如何才是好老師?」
「真正好的老師,是讓自己不再存在(Not to Exist)。」
「為什麼?」
「因為老師不再存在,讓學生學懂自己學習,學生才會成長。不然就只是重複老師的指示,一定走不出老師的框框。」
「也對,學生應該也要有自己的東西。那麼,老師如何做到你所說的?」
「強迫學生去學習沒有用,老師只能夠用時間來教導,讓學生自己明白。」
「要是強迫又會如何?」
「那一定會有反效果的。只有在適當的時機才能教育,不然那是行不通的。」

談音樂
「家正,為何你覺得音樂是那麼偉大?」
「古典音樂就是……你試幻想,一個太空人終於上到了太空。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科學家!但那時他在太空,近近的看著宇宙,他會發現宇宙那麼大,那麼遼闊……」
「我也好像感受到那種偉大感動了。」
「而且真正的音樂是最大的。藝術永遠大於藝術家,並非藝術家大於藝術。(Art is larger than the artist, not the artist before the art.)」
「人其實只是很渺小。」
「沒錯,音樂就是做人一樣。」

談偏執
「家正,你那麼重視音樂,但別人不一定要像你般對待音樂呀!」
「對,我覺得那是高尚的藝術(High Form of Art)。」
「人的生命有很多東西,你在意音樂,別人在意朋友,在人在意工作……別人眼中玩音樂只是娛樂。」
「我很明白別人有別人的選擇,但我可不會妥協。我是一個藝術家,如果我妥協太多,我就當不了自己。」
「藝術家一定要有自己的固執?」
「我認為決心和不改變的態度,有時比勤力和改變更重要,只有偏執才可以成就藝術。」

談學琴
「家正,你有教學生彈鋼琴嗎?」
「有呀,我有自己的學生。其實,學琴,不是真的學彈鋼琴,而是學態度。」
「怎麼學態度?」
「彈鋼琴不是要記著自己考試時拿什麼分數,十年後你不會再在意這些,而是我們在鋼琴上學習做人的態度。」

談教琴
「家正,那麼你喜歡教琴嗎?」
「我不一定要依賴教琴維生,所以我還很喜歡的。教育其實也是學習。」
「因為老師也一定能從學生身上學會什麼嗎?」
「而且,我學過的東西,就像放在書架上快封塵的書本一樣。當我教別人的同時,我就再拿起了書本,自己也同樣在學習。」

談天才
「家正呀,你是天才,你同意嗎?」
「沒有。我覺得每個人都差不多。」
「怎麼說?」
「我會想,如果我生於三千年前的非洲,那我會是什麼?我還可以是黃家正嗎?我還有機會學習音樂嗎?」
「所以你就覺得,能夠成為今天的你,其實是巧合。」
「對,我根本不相信『天才』這二字,這兩個字被人濫用了。根本可能有很多人像我一樣,只是沒機會學習音樂,其實我是幸運。」

談老積
「家正呀,你接受訪問的今天,才不過十九歲,你覺得自己說話太老了嗎?」
「哈……我的朋友也常常問我:『你可不可以當回一個十九歲的少年呀?』其實我很平常,我也會去打機,我也會去打乒乓球,我也有十九歲的時候呀!」
「別人覺得你說話就太有態度!哈!平常的十九歲分明只可以聽話!」
「我聽過有人看完《音樂人生》後,給我的評價是……『佢寸,因為佢寸得起!』我知道後……我想說……這個評論……」
「這個評論……怎麼了?太片面?太負面?還是太準確?」
「這個評論……是廢話!廢話!」
「哈哈……怎麼這樣說?」
「首先我不覺得自己『寸得起』!二來,如果『寸得起』的就去『寸』,他肯定就是最沒資格去『寸』的人呀!」
「所以你就覺得很討厭別人這樣說你?」
「對,我覺得這樣說很不成熟(Immature)。」

談女孩
「家正,你拍過拖嗎?」
「哈,沒有。」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呀!我喜歡很有性格的女孩!」
「怎樣才叫有性格呢?」
「我之前在Facebook想Add她做朋友……她三年也沒有Approve我!連我也頂她不了!」
「哈!怎麼會喜歡這樣的女孩?」
「我覺得她好完整,而且好有安全感……」
「你有和她表白嗎?」
「有,但失敗了……」

談無我
「家正,你覺得現在的人怎麼了?」
「現在的人類找不到人生的中心,太依賴尋求快感(Pleasure Seeking)。」
「你的意思是,人類不應該只尋求那些快逝的感覺?」
「做人不可以依賴外在一切,希望藉此尋找心理上的安全感。我們不斷的去找,其實我們的心更加空虛。」
「你只是在說『我們不應該做什麼』,那『我們應該做什麼?』」
「我們要做到無我(Selfless)。人生的意義,其實是要無我。」

談真愛
「剛說到無我,其實怎樣能夠無我呢,解釋一下好嗎?」
「如果你吃飯時都無我,你才是真正的在經歷(Expeience),你才明白真正的愛。」
「……」
「試想想,如果你女友明天給漒水淋,樣子都毀了。你還會愛她嗎?如果不會的話,那是愛嗎?」
「……」
「人家常常說I Love Music,那麼你是愛音樂本身?還是愛音樂給你的高尚形象呢?純粹的愛,就能無我。」
「那你呢,你對你喜歡的人能無我嗎?」
「可以的!我十年後才跟她見面,就只吃一餐飯便足夠了。因為我愛她是無我的。我可以不存在的。」

談大師
「家正,你和大師有什麼分別?」
「大師對於音樂,要完全100%投入。不只投入!是比投入更投入!愛做一件事,完全沒有保留!毫無保留!」
「……」看著說話時手舞足蹈,比投入更投入的家正,我未能無我,只能無言。
「陳強呀!如果我們做人可以像大師玩音樂一樣,我們什麼也可以做到了!什麼也可以做到了!」
「……」
「如果我們和別人Say Hi都是100%,完全投入的!那個世界就是最美好的。」
「和別人問好也要100%……這樣下去,會癲嗎?」
「當然不會啦!當你能夠做到的時候,你會看到世界上所有的美(Beauty),那時又怎麼會癲呢?」

談毒男
「現在全世界都黐著網絡了,產生了一班毒男毒女,家正,你怎樣看?」
「我覺得,對住電腦,黐著網絡也是沒有錯的,我也一樣的呀!不過,他們沉迷到連家人都不理會就有問題了。」
「對呀,有些人就只會對著電腦傾計,家人都不管了。」
「他們一切想要得到的,都是在網上面得到的。他們就像一世在遊樂場,不用回去真實世界,而且還不會累一樣。」
「他們不想面對社會,網絡世界要什麼就有什麼。」
「即使我覺得他們都很捧!他們就覺得出面的真實世界太多階層太恐怖,令他們不敢出來。所以,他們都很憤世嫉俗的。」

談生命
「對於那些毒男也好,浪費生命的人,你會怎麼處理?」
「我會和他們說……It’s Your Life. Full Stop. 等一等然後再說:It’s Your Life! I Don’t Care.」
「對呢,這分明是他自己的生命。」
「我們人類呀,能夠有健全的器官,能夠活在香港,能夠活在中國,能夠活在亞洲……能夠活在這個地球……能夠活在這麼多個銀河系中的太陽系……而我和你坐在一起見面,這算是什麼?這是Impossible!是不可能的!是不可能的!是不可能的!這麼不可能的事,卻發生在你自己身上呀!你怎麼能浪費自己?」
「他們還是不知道生命的可貴呀。」
「如果你覺得人生是遊戲,其實你在呃自己。生命其實是獨一無二的!那是你的!不是別人的。」

没有评论
Categories: 轉文圖載